<div id="ay26q"><option id="ay26q"></option></div>
<small id="ay26q"></small>
<div id="ay26q"></div>

首页 > 书库 > 《以血为画》以血为媒夷陵老祖 强受 以血为画MB

以血为画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夙念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以血为画》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白霓,玄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是,父亲早有此意,早前就已经派大哥和三弟景瓒于河东暗中结交有识之士,并且暗中招兵买马,为日后起兵反卓做准备。今次回太昊也不单单

|更新:2019-09-06 17:43: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夙念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以血为画》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白霓,玄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是,父亲早有此意,早前就已经派大哥和三弟景瓒于河东暗中结交有识之士,并且暗中招兵买马,为日后起兵反卓做准备。今次回太昊也不单单

《以血为画》免费试读

“是,父亲早有此意,早前就已经派大哥和三弟景瓒于河东暗中结交有识之士,并且暗中招兵买马,为日后起兵反卓做准备。今次回太昊也不单单是因为天子召唤,更重要的是伺机除去金意。如今目的达到,就算我与大哥不劝他,他早晚也会起兵。”他毫不隐瞒,将机密和盘托出:“如今天下已然是烽烟四起,各地起事军队多大百余支,且佞臣当道,那位高高在上的帝王竟还不自知,此刻若是仍一味依附于大卓,我杜家早晚会被这股巨大洪流所吞没,最后万劫不复。因此起兵反卓是大势所趋,不过时间早晚的问题,父亲英明神武,此事自有决断。只是……”

白霓衣来了兴致:“只是什么?”

杜玄焱一脸的神秘:“只是还缺最重要的一人,若是没有他,我杜家就算起兵,也是出师无名,断不能成就大业。”

“你说的……是谁?”

他深深一笑:“自然是大卓的皓舒公主,白昭月。”

日光暖暖的,风也比前些日子小了不少,拂过脸庞,有些轻柔的感觉。已是五天,金意身死的消息仍然是大卓最热门的话题,不过还从未有人查到钗头凤这里,其中一个原因是她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那些高官的荫庇,谁也不愿意全大卓最奢侈的风流圣地就此歇业。白霓衣打开窗户,任由阳光亲吻肌肤,耳畔不住的回响五日前的那夜,杜玄焱轻柔的话语——“霓衣,我想你。”

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刹那,她竟觉得欣喜异常,那是从心底滋生的情愫,抗拒不得,也从未有过,五天都不曾消减分毫。渐渐的,嘴角轻轻勾起,缓缓化成一抹笑意。

“主上,杜公子来了。”是凌焓的声音。

“嗯,你下去吧。”她转身,刚巧对上另一张陌生的姑娘的脸,眉清目秀,一袭青衣,却有些男子的刚毅,不由一惊。杜玄焱淡淡的嗓音响在女子身后:“长姐,莫要闹了。”

长姐?白霓衣怔怔的看着女子,只听她道:“好啊,你小子翅膀硬了,管起你姐了!在家的时候大哥还不曾如此管过我!”虽是严肃的台词,却被女子说的如开玩笑一般。

她也开始细细打量白霓衣,许久之后咧嘴一笑,“原来你就是白霓衣,果然很漂亮,难怪我家兄弟看上你了。别说,还真是郎才女貌……”

身后杜玄焱猛地咳嗽几声,一脸的正经。

女子回头微瞪了他一眼,接着笑道:“你好,我叫杜宛瀛,玄焱的姐姐。”

白霓衣被她突如其来的热络弄得不知所措,只是不自然的点点头,呆呆的回答一声:“你……你好。”

杜玄焱走过来,面无表情:“霓衣,父亲已被皇帝授以晋阳留守及卫尉卿两职,太昊之事已了,父亲即将启程离开,经河东前往晋阳赴任,然后准备于晋阳起兵反卓。这些事情千头万绪,因此,这次……我也要跟他一起走。”

白霓衣怔了征:“你……要走?”

“起兵之时,我自会接你回去,毕竟你这个出师之名不能没有。”他瞥了眼杜宛瀛,接着道:“不过,长姐倒是会留下来,好注意这边的动向。还得麻烦你好好看着她,莫要惹是生非。”

杜宛瀛狠狠的瞪他一眼,白霓衣有些哭笑不得:“看着她?听说杜家小姐也是女中豪杰,能文能武,怎成了我看着她?”

“就是!”杜宛瀛接过话茬,“你看看,人家霓衣姑娘都比你识大体!”

杜玄焱斜睨着她,“好了,正好长姐你想和她单独聊聊,我就先出去,你们慢聊,也好增进下感情,省得日后出现什么事端。”

“行了行了你快走吧,别在这里磨磨唧唧像个女人似的。”她三下两下将他推出门去。

白霓衣只觉好笑,用桌前泥瓮中翻滚的沸水沏上一壶茶,做了个请的手势,浅笑道:“杜姑娘,请坐吧。”

杜宛瀛坐到她对面,样子不再像刚刚那么活跃,而是像个真正的大家闺秀,饮茶的样子尤其像,不禁让白霓衣觉得不愧是龙生龙,凤生凤,他们杜家的儿女,都是这么善于伪装。

“嚯,这可真是好茶,听说你和玄焱第一次见面之时,你就给他沏了一壶茶,经常听他说起,耳朵都出老茧了。”杜宛瀛看着对面之人,嬉皮笑脸的凑过来,仍是不住打量,“名动天下的白霓衣,武功高强,胆识过人,今天总算亲眼得见了。”

“姑娘过奖,所谓名动天下,不过别人所封,我自己倒不这么觉得。”白霓衣淡淡的看她:“只是不知道杜姑娘想找我聊什么,还不许焱弟在一旁?”

她顿时又来了兴致,笑吟吟的问:“看你这样子,该是喜欢我们家玄焱吧?”

白霓衣身形一顿。

杜宛瀛收起笑容看着她:“总之我知道,玄焱很是喜欢你。前些日子他让你去刺杀金意,知道你没有回来,那一整天都在借酒浇愁,全然没有了往日的从容,连我看了都很是心疼。不过还好你回来了,否则我不知道他还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我问你,你是否喜欢玄焱。”

白霓衣自嘲的笑笑,眼帘微垂:“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所以喜欢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从二十年前师尊将我救下后,便让我长在青楼。在这里,我看透了人心恶的一面,自觉天下间的男人都是一样,所以我答应了师尊,为了活下去变得最强,一直杀人,直到成为江湖中令人胆寒的杀手霓。那么漫长的时间,我一直以为人就应该那样生活,可焱弟不一样。”回忆渐渐清晰,“他是第一个没有受我魅惑的男子,明明是个少年,却定定的说要娶我,当时我的第一印象,是他真是个有趣的孩子。从那以后,我开始注意他,观察他,发现他真的很不一样,博学,镇静,有些地方与我是那般相像。渐渐的,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深深的烙在我心底,甚至看到别的男人也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他。因为这么多年,他是除了师尊之外唯一一个关心过我的男人,注定今生难以忘记。你说,这就是所谓的‘喜欢’吗?”

“关心……”长长的沉默里,杜宛瀛轻声道:“打动你的,就是关心这两个字吗?”声音渐渐沉了下去,“其实……还有一个男子关心过你,只可惜玄焱早已经占据了你的内心,你没有发现他罢了。”

“还有一个?”白霓衣顿了顿,“谁?”

“你真的认定,玄焱是你心中的良人?”

两颊顿时如火烧一般,她轻道:“我想,应该是的。只是杀手不应该轻易动情,那是一个杀手最为忌讳的事。所以……我还没有考虑清楚,或许经历的事情再多一些之后,我能下定决心。在这之前,最好还是别让他察觉。现如今,我和他还只是互相利用。”

窗外刮起一阵小风,杜宛瀛笑了笑,内里有自嘲,却不是在笑自己。她缓缓从袖中取出些许东西,送到白霓衣掌心。

一把类似豆子的东西,她疑问道:“这是什么?”

“红豆树的种子。”杜宛瀛转眼望向窗外,“娘亲曾经跟我说,对于感情这东西,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就将这些红豆树的种子种下去,当它发芽,成树,枝桠上结满了这种相思豆的时候,陪在你身边的那个人,就是你真正的良人。你别着急做决定,何不试一试?”

白霓衣垂首盯着这些小东西看了许久,喃喃道:“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夜幕又一次笼罩大地,太昊就是这样,每每入夜便瞬间安静下来,路上不见丝毫人影。已是深秋,呼啸的秋风已有了不少凉意,一袭白裳,一头青丝,缓缓被风吹起,整个人透出一种清冷。

白霓衣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钗头凤中委实太闷,那些个臭男人更是让她觉着污了自己的眼,于是想出来透透气,却不知该去哪。第一次觉得离开了钗头凤,就像是没有家的孩子。尤其是她以女子之身修炼这一身阴柔内力,让她比常人更加畏寒,如此深秋之时出来,不禁有些凉意。

她只顾自己埋头走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渐渐觉得眼前明亮起来,再抬头,却直直的看到“紫云酒家”的牌匾,真不晓得如何会走到这里。但来都来了,她也就径自走了进去。

按理说钗头凤在这个时候没有打烊情有可原,那种事情就是要在晚上才尽兴,只是这里还掌着灯便着实有些奇怪,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正堂之中竟然还有为数不少的人在各自饮酒吃饭,看来生意不错。

小二见有人来,乐呵呵的迎上去:“姑娘,你来点什么?”

她顿了顿,道:“来壶竹叶青吧。”

“好嘞,姑娘您请里边坐!”

白霓衣寻了个靠窗的空座头坐下,一壶泛着青绿颜色的竹叶青已然摆在面前。还记得那天晚上雪明曾说,他在这里,不知道……

忽然,一纸素笺放在她面前,小二笑道:“姑娘,这是我家主人给您的。”

“你家主人?”白霓衣缓缓拆开,只见一行清秀字迹:“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她再抬头,早已不见小二的身影,转身,却见同样一身白衣的雪明懒散的倚在柜台前,手中涵抬着一盏青瓷酒杯,正冲她浅笑。

果然是说曹操曹操到,额不对,她还没有说,只是想到他了而已……不过一失神的功夫,雪明便坐在了她面前,似笑非笑:“姑娘光临,寒舍蓬荜生辉。”

一杯浊酒下肚,白霓衣道:“我最烦这种套话,听腻了。”

雪明依旧笑着看她:“那不知姑娘

《以血为画》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夙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霓,玄焱)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夙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以血为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霓,玄焱),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

    香蕉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