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ay26q"><option id="ay26q"></option></div>
<small id="ay26q"></small>
<div id="ay26q"></div>

首页 > 书库 > 《江沉月》沉月之钥 反攻 江沉月妖孽受

江沉月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江沉月》是暖蔷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玉泊涵,江沉月,书中主要讲述了: 玉泊涵玩味的看着峨眉四秀,淡淡一笑,这笑中充满了得意,“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决定你们的生死荣辱。”他将江沉月小心放在了花丛里,踱着步

|更新:2019-09-05 17:40: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江沉月》是暖蔷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玉泊涵,江沉月,书中主要讲述了: 玉泊涵玩味的看着峨眉四秀,淡淡一笑,这笑中充满了得意,“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决定你们的生死荣辱。”他将江沉月小心放在了花丛里,踱着步

《江沉月》免费试读

玉泊涵玩味的看着峨眉四秀,淡淡一笑,这笑中充满了得意,“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决定你们的生死荣辱。”他将江沉月小心放在了花丛里,踱着步子,看着她们痛苦吃惊的表情。

他似乎很享受的看着别人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

他从她们的眼睛里看出了恐惧,“知道为什么我连带着点了你们的哑穴吗?因为我最讨厌女人的哀求。我就喜欢瞧着,你们想说又说不出来的神态。这恐惧的眼神……你们现在终于知道怕了吧!我要让你们知道,在这里我才是能有生杀予夺权利的主宰。”

月寒江四人早就已经吓得如寒风中的枯叶一般,她们的确害怕!若是失去了手指,若是失去了双眼,那当真是比杀了她们还要难受千万倍。

突然,?一个声音朗声道:“玉公子,别来无恙啊!”

这声音骤然响起……

玉泊涵看见无名突然出现了,镇定的他不免有些惊诧,“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玉泊涵知道凭他的机关设计,能找到这里来的人江湖中可是寥寥无几。他心里盘算着,难道是他?可他并不是一个丑八怪,也不会管这种闲事吧?

无名盯着他,“我想你的巢穴一定不止这一处,我能找到这里并不难。”

玉泊涵狠狠瞪着他,“你到底是谁?”

无名面无表情,“我就是我。”

玉泊涵仰天一笑,“在我这里可没有秘密,十招之内,我就可以看出你的武功路数。”

无名平静道:“可我却不想和你动手。我只希望你把这里的人都放了,其它的我可以既往不咎。”

玉泊涵一摇折扇,冷笑,“好大的口气,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在当今世上能如此和我说话的不超过三个人。你这丑八怪,竟敢口出狂言。”

“如果你不放,待我将你打败,我一样会放了她们。”他说得掷地有声。

玉泊涵发现无名瞟了一眼躺在花丛中的江沉月,冷笑一声,“难道你也对她感兴趣?你长得这么丑,真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

无名叹息一声,摇头道:“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对那女子并无兴趣。我就是不能让你为所欲为。”

“好。没有兴趣最好!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我就向你讨教几招。”

玉泊涵向后退了三步,展开折扇,摆出了一个优美的姿势,道:“出招吧!”

无名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无奈,“好!”

若侨只觉俩道身影在空中飞来飞去,这一仗当真精彩!玉泊涵本以为几招内必可以取胜,没想到招招攻了出去,都如泥牛入海,被无形消解。

峨眉四秀也早就已经瞧得呆了。她们虽然和无名交过手,但是此时这强强对抗,真是分外精彩!

又拆了几十招,玉泊涵只觉今日碰到了对手,他知道若是继续缠斗下去,自己必败。他蓄势一掌,猛攻出去,无名出掌相迎。玉泊涵本想着这全力一掌可以击退无名一瞬,要知道高手相争,是一瞬也不容错过。本想自己趁机逃走,没想到自己却被掌力震得踉跄后退。

他逃跑的功夫当然不止这一种。

突然一阵红烟散开。

红烟散去后,哪里还能见到玉泊涵的身影,就连花丛中的江沉月也不见了。

无名知道这是他的洞穴,一定有很多机关,他一定是趁机逃走了。

无名解开了峨眉四秀的穴道,道:“我告诉你们路径,你们从我进来的道路出去。”又把木箱子交到月寒江手里,接着说:“岳婷婷就在这箱子里,还请麻烦将岳山河的女儿还回去。”

月寒江满面羞惭,只觉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自己正愁没脸见人,现在既然救了岳山河的女儿,回去后总可以有一个交待,失踪的理由也找到了,就可以说,是为了救岳山河的女儿密探巢穴,救出了他的爱女,总可以在江湖上有个好名声。只得朗声道:“多谢公子相救,大恩不言谢。”

无名摆手一笑,“言重了。”他对月寒江指点完路径,匆忙道别后。他就领着若侨继续寻找机关,他知道肯定还有别的出路。玉泊涵就是奔着别的出路逃走了。

他仗着对机关暗门的熟悉,终于在一处石桌上,发现了异样,这石桌的纹路相较其它的桌子更深。若侨看着无名用手在桌子上摸来摸去,“无名,你在干什么?这桌子有什么好摸的?”

无名微微一笑,手掌一劈,石桌齐齐地被劈开了俩半。

若侨叹气,“你也不至于找不到出路,就拿桌子出气吧?”

桌子中居然掉出来一把黄金打造的钥匙!无名拿着钥匙,笑着,“你看,里面有宝贝吧!”

若侨大喜,“天啊!好神奇!没想到你虽然长得丑,本事却不小。”

无名摇头,“世人皆以容貌取人,却不知好看的容貌固然难得,有趣的灵魂却是万里挑一。”

无名再催动掌力,床上的花丛纷飞而起,瞬间一片花海飞扬。他在床下的石板上找到一方颜色微浅的地面,掀开这片石板,里面果然有锁孔。

“那个玉公子是从哪里逃走的?钥匙既然还在,难道他还有别的出口?”若侨有些不解。

无名笃定,“肯定还有别的出口。这的出口绝不会只有一个。”

“我们确定能从这出去吗?”

“只有试一试了。”

二人顺着床下的洞穴走了下去,无名拿着火折子一直向前走,他们也不知走了多久,这道路周围的壁上都悬着铜灯,干净宽敞的通道,走着走着,终于发现了一道门户,石门旁放着一个石锤,无名用挂着的石锤用力敲击石门。

这一敲,石门外突然响起了铃声。不一会儿,一阵脚步声急急赶来。

若侨的心里忐忑不安,她不知道门后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只听一声娇呼道:“玉郎,我来了!”那声音腻得能挤出二斤蜂蜜来。

无名和若侨对换了一下眼色。

门已经打开。那女子惊叫一声,已吓得花容失色。无名和若侨迅速的走了出来。若侨见那女子身着淄衣,惊道:“这里难道是尼姑庵?”

那女子面红耳赤,结结巴巴,“你……你们是谁?”

无名笑着,“我们是谁并不重要,我只想知道玉泊涵在附近还有何巢穴?”他边说边四处看,他猜测这尼姑肯定是玉泊涵的情人之一。

那尼姑惶恐,“我不知道。我真得什么都不知道。”

无名扫了一眼她的打扮,“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这里的主持。你竟暗设密道,私会情人,若是传扬出去,只恐怕对你不太好吧!”

那尼姑妙目流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无名也不搭理她,“你若不说,我们也不强求。”说着大刺刺的就往外走。

那女尼一着急,脱口道:“我可以告诉你们。只是希望你们出去不要乱说,万万不可毁了慈德庵的名声。”

无名回首,将头一偏,“那是当然。”

那女尼指点,“从这出去,一直走,五十里外有个云酒楼,他经常到那去喝酒。这酒楼也是他的产业。”

无名微微一笑道:“多谢!”

一直走,果然远远就看见了旗子上写着“云酒楼”三个大字。无名对若侨说:“你在外面等我,我进去瞧瞧。”

若侨点头。

无名发现附近出奇的安静。这安静中似乎隐藏着危机。

他走了进去,里面的确也很静谧,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不,只有一个人!江沉月正坐在那里,她端正地坐着,目中流露出一种很复杂的神情。

无名知道她一定被点了穴道,所以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他扫了一眼四周,并没有异样。桌椅都擦得锃亮,地板也刚用清水洒扫过。墙上挂着一幅山水画,画中有一片荒草连天,天上有一只雄鹰,鹰的眼睛中散发出闪亮的光芒。下面还有一片水塘,这画很逼真,仿佛真得一样。玉泊涵就在画的后面,鹰眼处是个小孔,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无名。

他得意的暗忖,“你做梦也想不到,秘密在哪里?”

无名看着江沉月焦急的神情,自言自语,“你想要告诉我什么?难道你的衣服上下了毒?我觉得应该不会,即使不碰到你的衣裳,我也可以帮你解开穴道。”

他冲江沉月浅笑,“你不用担心。我知道这一定有个陷阱在等着我。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我相信布置这陷阱的一定是个聪明人,这聪明的人办事往往有个缺点,就是想得太周到了。他却不知道完美就是最大的破绽。”

玉泊涵心里不耐烦,暗想,“不用你故弄玄虚,一会儿有你好看。即便你能隔空解穴,也免不了上当。”

无名在桌子上,缓缓拿起一个茶杯,倒满了茶水,他对江沉月微微一笑,道:“我用这茶水来帮你解穴可好?”

江沉月的眼圈似乎有些红了,仍是瞪大了眼睛瞧着无名。

他催动内力,茶杯中的水如线般直射而出,正击在江沉月前胸的穴道上。连躲在后面的玉泊涵也不禁佩服他这解穴的内力当真深厚。正在此时一个空茶杯直奔这鹰眼而来,吓得他赶紧后退,好险,差一点就打到了他的眼睛。

原来无名早已看出那鹰的眼睛处是个小孔,其实他只使了三分力道,否则玉泊涵的那只眼睛就废了。

无名突然只觉丹田处空空的,竟一口气也提不上来,他只有软绵绵的跌倒在地。

江沉月的穴道已经被解开了。

她跑过来,急得要哭,“这里到处都有毒。这毒无色无味。本来也伤不到你,但是只要你为我解穴,你一发动内力,毒就随着呼吸进入了你的体内。你……你为何要救我?”

哪里来得及,他已经跌坐在地上。江沉月仍重复着,“你为什么要来救我?”

无名还是挂着

章节在线阅读

《江沉月》精彩评论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暖蔷)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玉泊涵,江沉月),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

    香蕉视频